后者的鼻梁先前被秦远途给砸骨折了现在还有点

 马内斯在忍着腿部的疼痛,疯狂的跑着,如果不跑,必死无疑!再疼也得坚持下去!
 
    现在太阳神殿还没有人来到二楼,他有逃跑的时间!
 
    沿着楼梯,这个马内斯一瘸一拐的朝五楼跑去!
 
    他知道,天台顶部有离开的道路!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加快脚步,还在稳稳的缓步行走着,一路上遇到马内斯的手下,他都顺手将之解决掉!
 
    马内斯终于来到了五楼的天台,他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,气喘吁吁的打开了铁门,来到了天台之上。
 
    可下一秒,他的表情就凝固了!
 
    因为,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,正背对着铁门,站在天台等着呢!
 
    看着眼前的情形,马内斯感觉到了一阵绝望!
 
    “军师!你是军师!”他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!
 
    除了太阳神殿的军师之外,还有谁会穿这种衣服!
 
    果然,军师缓缓的转过身来,他脸上的青面獠牙魔鬼面具在夜色之下显得如此阴森而恐怖!
 
    在以往,像是马内斯这种小势力的头目,是绝对没有任何机会和军师相接触的,他也只是在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之中得知过对方的一些消息,在他的眼中,太阳神阿波罗和军师压根就是遥不可及的神级人物!
 
    可没想到的是,今天晚上这两大神级人物竟然同时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!
 
    而且,这两人还是来……追杀他的!
 
    此时,苏锐的脚步已经踏在了三楼的阶梯上,马内斯透过铁门,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苏锐的脚步声!
 
    一下,两下,三峡……这种脚步声所带来的恐惧感,一点也不弱于军师的青面獠牙面具!
 
    马内斯这个杀人放火毫不手软的家伙,此时终于开始害怕了!他的双腿甚至情不自禁的发抖了起来!
 
    在军师的后面,还站着十几个身穿赤红色军装的太阳神殿成员,他今天晚上算是彻底的逃不掉了!
 
    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距离,马内斯知道,就算他现在想从天台上跳下去也不可能了,可能还没冲到天台边上呢,便已经被打爆了脑袋了!
 
    “军师,太阳神殿为什么要把我逼至绝境?我和太阳神殿无冤无仇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马内斯歇斯底里的大吼道!
 
    军师那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合成音缓缓的传出来,让马内斯觉得周围已经布上了一层更加恐怖的气氛!
 
    “无冤无仇?”军师冷冷的说道:“那你来告诉我,悦然一生酒店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马内斯的那一张黑脸都涨红了。
 
    果然如此吗?
 
    马内斯后悔莫及!
 
    这货的双膝一软,砰的一声,直接跪倒在地!
 
    “军师,军师!”马内斯歇斯底里的大喊道:“如果……如果我事先知道那酒店和太阳神殿有关系,我是万万不会动手的!求军师放过我 吧,求阿波罗大人放过我吧!”
 
    天神级势力忽然降临,那强大而恐怖的实力,直接就把马内斯这小小的佣兵队伍给碾压到了支离破碎!
 
    如果是同级别的黑暗势力,或许马内斯还有心情去斗上一斗!可这次,对方是太阳神殿!是连幽灵魔影组织都能够给团灭的太阳神殿!
 
    无论反抗不反抗,下场都是个死!这让马内斯还怎么能提起斗志来反抗?
 
    除了逃跑就是求饶,可两种选择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!
 
    “这世界上,哪来那么多的如果?”苏锐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听到这声音,马内斯连忙爬着转过了身:“阿波罗大人,大人,求求你饶我一命吧,那酒店所有的损失,我都愿意补偿的!”
 
    “补偿?”苏锐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狠辣的目光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要用什么东西来补偿?你能补偿的起吗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马内斯的一颗心直接就沉了下去!
 
    人命用什么来赔?当然是用另外一条命了!
 
    先前,苏锐一枪打爆希维尔头颅的情形,马内斯还历历在目呢!
 
    苏锐想着秦远途宁死不屈的样子,忍不住的攥紧了拳头。
 
    马内斯看到了苏锐的拳头,他吓得直接趴在了地上:“不要,不要,千万不要,求求你了大人,我愿意付出一切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谁让你干的?”苏锐问道,声音冰冷无比。
 
    马内斯听了这话,忽然看到了一线曙光!
 
    在强大的太阳神殿面前,他注定是无法反抗的,可是,如果能够好好的配合的话,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!
 
    马内斯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连忙踉跄的爬到了苏锐的身旁!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一样!
 
    在这过程中,马内斯腿上的伤口再度裂开,鲜血渗出来,染红了他的裤子!
 
    不过,现在这点儿伤势已经完全不能引起马内斯的注意了,如果能够保下一命的话,那么就算两条腿都被高位截肢了也什么问题!
 
    不经历生死一线的时刻,绝对无法体会到这种迫切求生的心情!
 
    绝望中的人,什么事情都能够干的出来!
 
    “大人,如果我全都交代了的话,能不能饶我一命?我想活,我还不想死啊……”
 
    真是可笑,马内斯这个时候还在想要苏锐饶他一命,他可能不知道,在三四天前,苏锐远在华夏,隔着手机屏幕,几乎咬碎了满口牙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,苏锐的右腿就已经自下而上的狠狠撩起,毫不留情的踢在了马内斯的鼻梁上!
 
    后者的鼻梁先前被秦远途给砸骨折了,现在还有点肿胀呢,结果苏锐这一下,再度让他的鼻孔之中猛然喷出了两道鲜血!
 
    他的身体被踢飞出去三四米,整个脑袋都被疼痛所笼罩,面部似乎是要裂开,几乎要疼的昏厥过去了!
 
    苏锐冷冷的走上前,站在他的身边:“你现在还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。”
 
    “大人……大人,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说,我什么都说……”马内斯满脸鲜血,显得狼狈不堪。
 
    可是,苏锐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,他再度挥出了一拳:“少废话!”
 
    这一记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马内斯的侧脸上,后者再度被打的横移好几米,重重的撞在了天台另一侧的墙壁上!
 
    马内斯的左耳嗡嗡直响,苏锐这一下,把他的耳膜直接硬生生的给打穿孔了!
 
    “现在,告诉我答案。”苏锐再度走到了马内斯的身边,单手就把这个体重在两百斤以上的壮汉给提了起来,将其按在了天台的栏杆上!
 
    此时,马内斯半个身子都在天台外面了!
 
    冷风吹过,这个壮汉忍不住的打起了哆嗦!
 
    在火烧悦然一生酒店的时候,马内斯嚣张无比,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,可到了这时候,立刻就怂的不得了!
 
    面对秦远途等人,他口口声声说华夏人是怂包软蛋,可是,他口中那些所谓的“软蛋”,直到死都没有屈服!而他这个总是喊别